笔下库 > 网游小说 >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漂亮后妈 >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还有惊喜?
    姜穗宁刚要问是什么,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宁宁。”
    随即季辰岩放开了姜穗宁的眼睛。
    姜穗宁看着门口熟悉的人,从风雪中来,脸上都带着慈爱的笑。
    “爸爸,妈妈。”
    她嘴瘪了一下眼泪一下就奔了出来,冲过去抱着孙会云不撒手。
    “乖乖,先别抱,爸爸妈妈身上都冷。”孙会云说完赶紧把搂着自己的女儿轻轻推开了。
    然后在刘阿姨的帮忙下赶紧把夹杂着冷气的外套脱了。
    严佩兰和季中庭知道亲家会来,但两方也都还没见过。
    陈秘书把两人东西送进来之后,季辰岩就开始给双方介绍,都是性子和善的人见面自然好相处。
    “宁宁妈妈,你们一路过来辛苦吧?刚到东城还习惯吗,这边比南城冷多了。”
    严佩兰先帮着刘阿姨给远道而来的亲家倒水。
    孙会云接了水道:“不累的,辰岩都安排得很好,外面是比南城冷,但家里很暖和。”
    “是吧,北方就这个好,家里暖和。”严佩兰自然的坐到了孙会云旁边。
    季中庭则招呼着姜建民,正好两个爸爸都有下棋的爱好,倒是有棋搭子了。
    季辰岩和姜穗宁陪着两个妈妈在客厅说话,季子书把刘阿姨洗好的水果端出来。
    也跟着爸爸坐在一旁。
    严佩兰招呼着孙会云吃水果,两人倒是挺聊得来,不过话题更多的都是绕着两个孩子。
    严佩兰夸姜穗宁,孙会云则是赞季辰岩,而且两人熟悉的速度飞快,已经开始姐妹相称了。
    “兰姐我和宁宁爸爸真是很感谢你们纵着宁宁,这孩子啊打小就被我们惯坏了,脾气又不好,的亏是辰岩好脾气。”
    “会云你这话就见外了,宁宁嫁到咱们家我们自然是要当自己孩子宠着的,不过宁宁真的很乖啊,又乖又懂事,我们家真是好福气娶到她这个儿媳妇。”
    两个妈妈各种商业互夸,感觉能把两个人夸出一朵花来。
    姜穗宁昨晚没休息好,听着她们的话直打呵欠,一张嘴眼泪又出来了。
    季辰岩看她不停点头可爱的样子,低声问:“上楼去睡会儿?”
    严佩兰也注意到了她困倦的样子,也说:“辰岩你带宁宁去休息会儿,怀孕的人容易困,别在这干坐着了,正好我陪会云说说话。”
    “妈妈,我先去睡会儿。”姜穗宁本来想陪母亲的,结果怀孕真是疲乏,想睡怎么都忍不住。
    孙会云忙说:“快去快去。”
    季辰岩陪着姜穗宁上楼,刚关上门,姜穗宁就伸手锤了他一下,“哼,故意瞒着我,讨厌。”
    季辰岩伸手直接扣住她的手,放在嘴边蹭了蹭,“其实惊喜本来不是这个,是爸妈说先不给你说的。”
    姜穗宁撅着嘴不开心了,“那你现在是听我爸妈的话了,不听我的话了?”
    季辰岩搂着她的腰,一手捏着她的手,把人带到怀里,轻琢一下她的嘴,“一直都听你的话。”
    私下的时候季辰岩基本没有严肃的样子,眉眼总是带着温柔浅笑,说话的时候眸子都是宠溺。
    “季首长,你这样别人会笑你哦。”姜穗宁伸手去揉他的耳朵,揉了还不过瘾,垫着脚去咬他的下巴,喉结。
    季辰岩知道他家这个小坏蛋坏的很,晓得现在他不能动她,使劲儿点火。
    但也没阻止她刻意的撩拨,因为她这些主动的亲密不能解馋却可以暂时抚慰。
    “别人笑我什么?”季辰岩也缠着她耳鬓厮磨,他很喜欢捏她的耳垂,肉肉的软软的。
    而且每次碰一碰,她就软得跟棉花似的,抱在怀里无比贴心。
    “笑你惧内,笑你耙耳朵。”姜穗宁突然咯咯的笑起来,不知道是被季辰岩的呼在颈窝的热气熏得发痒想笑还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怎么都停不下来。
    姜穗宁笑声特别好听,软软的带着些娇俏,眉眼像是盛满星光,让人会跟着跟着她一起笑。
    季辰岩被她笑得鼻腔里也溢出了轻笑声。
    姜穗宁笑够了,半靠在季辰岩的怀里,他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护着她的肚子,两人都没说话,只是亲昵的靠在一起。
    “季辰岩,你真好。”
    “那穗穗会因为我好爱我一辈子吗?”
    季辰岩说这话的时候更温和,低着头抵到姜穗宁的额头,眸子里的露出难得一见的脆弱。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时候姜穗宁就会觉得心软得一塌糊涂,大概因为怀孕,母性光辉无限放大,抱着他似安抚小孩子的似的,“会啊,一直一直爱你。”
    “穗穗不要骗我,就算有一天我老了头发白了,也不能放开我的手好吗”
    季辰岩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今天早晨起来的时候他在镜子里发现自己竟然长出一根白头发了,而他的妻子却正值花一般的年纪。
    他细算了一下年纪,等他头发花白的时候,姜穗宁却依旧风华正茂,他会忍不住担心,会惶恐,她会不会嫌弃自己。
    “不放开,永远不放开。”
    季辰岩真的好哄,他的情绪总是很容易自己调整好,姜穗宁的安抚永远都是锦上添花,不过这依旧让他很开心。
    “穗穗……穗穗。”他抱着她把她放到枕头上。
    宽厚的手掌钻进她薄薄的毛衣里,抚摸着带着弧度的肚子。
    低头亲她的鼻尖,最后又落到了唇角,反反复复试探了好久,才深深的吻住她。
    一吻结束,他单手支起身体,看着她春光潋滟的模样,小声问:“穗穗,我可以……”
    “不行,现在大白天呢。”
    姜穗宁不等他说完赶紧伸手捂住他的嘴。
    虽然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各方面也稳定了,要做什么也可以了,但这事不可以在白天,更何况楼上楼下全是长辈,这房子隔音是好,万一等会儿妈妈来找自己呢。
    “嗯?为什么白天不行?”
    季辰岩故意问她,看着她雪白的脸颊渐渐变红,觉得可爱的很。
    “季首长,你不要耍流氓。”姜穗宁咬着牙,她觉得自己怀孕之后好像更容易害羞了,偏过脸不看他。
    季辰岩却委屈的说,“穗穗我哪里耍流氓了?”
    说完还把扣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向自己,就要让她看着自己,仿佛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你……想白日宣淫。”姜穗宁瞪着他,这人怎么这么不知羞啊。
    季辰岩却不理会她的指责,猛地低下头,姜穗宁以为他要来硬的,吓得叫了一声。
    结果耳边传来了季辰岩低低的笑声,笑了好一阵他才说:“穗穗啊,我是问你我可以听听宝宝们的声音吗?是你想歪了吧?”
    说完还故意用牙尖磨了磨她的耳垂,“小流氓。”
    等他退开的时候时候,姜穗宁看到他清风明朗的眼里带着浓浓的戏谑,知道他又耍自己,气得她杏眼一下就蓄满了泪光和委屈,伸出毫无威胁力的拳头朝他胸口锤去,“你真讨厌,就知道欺负我。”
    要是平常姜穗宁肯定才不会觉得委屈,可怀孕之后她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好脆弱,眼泪说来就来,而且那种委屈劲儿根本散不开,让她止不住眼泪。
    季辰岩就是想逗逗她,没想到把人委屈成这样,赶紧抱着人哄了起来,“我错了我错了。”
    “你混蛋,你才是流氓,你总是耍我。”
    “是是,我是臭流氓,是我不好,穗穗打我出出气。”季辰岩什么都不敢多说,只能姜穗宁说什么应什么,说完还拉着她的手一下下打着自己。
    那阵委屈劲儿过来,姜穗宁好像又没感觉了,眼泪自己就不流了,但是还是觉得没占着上风,心里有点不舒服,嘟着嘴不理人。
    “穗穗,别不开心,或者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季辰岩低声下气的哄着。
    姜穗宁看着他突然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气哼哼的问:“什么惩罚都可以吗?”
    “当然,只要穗穗开心。”
    姜穗宁一下有底气了,双手叉腰,刚要说惩罚,但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得凑到他耳边说。
    季辰岩听完眉头皱得很深,最后还是无奈点头了,只不过说了一句:“穗穗你真的学坏了。”
    “那你做不做?”
    “做,穗穗要求的必须做。”
    姜穗宁这才舒服了,而季辰岩终于把人给哄好了,这才想起了给姜穗宁准备的真正的惊喜。
    让她靠着床头,自己回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袋,拆开之后放到她的手上说:“我的小乖乖,这才是给你准备的惊喜。”
    “什么东西啊?”姜穗宁拿起来看了一眼,玉石矿山,待开采……
    字全部都认识,但是放一起姜穗宁怀疑自己不认识了。
    “这……也是别人送的?”毕竟有万明森送的铁矿在前,姜穗宁觉得季家可能还有更厉害的亲朋好友。
    季车岩看她话都说不利索了,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这是祖产,季家唯一留下的东西了,当年那些厂子和明面上所有资产已经全部上交了。”
    “这个是我爷爷唯一留下的,当时战乱没敢动,本来打算等安定了在去,结果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又层出不穷,爷爷说季家高调了几代人了,有些东西暂时藏在深处更安全,就暂时搁置了,现在你男人正在努力,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一切都将有了新开始。”
    “这次爸过来就先带过来了,你是季家的儿媳妇,以后这个家就由你说了算,这些东西自然也都要给你。”
    姜穗宁终于知道季辰岩当时提一箱珠宝出来给自己的时候会说都是些小玩意儿让她拿去玩。
    她当宝贝的东西在这份祖产下不就是小玩意儿吗?她还想着四合院,这得多少四合院啊?
    那个铁矿她知道其实最后还是落到三部,她顶多名头好听,可这个不一样啊,是季家祖产,出来的所有东西都是属于他们的,虽然不说富可敌国,但这个资产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啊。
    “季辰岩,季子书知道吗?这其中有他一半的。”姜穗宁是贪钱,但这种事情上,她还是觉得不能自私了,说起来是季家祖产,那就是季辰岩和他大哥的,现在大哥没踪迹,另一份自然就该就给到季子书那边。
    以后开采之后可以分一半给子书,但那会儿再告诉他,他肯定会觉得家里人都瞒着他,季子书最怕的是没有家,家人的隐瞒他肯定会不开心的。
    季辰岩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放心吧,子书已经知道了,爸说要给你的时候他就在旁边,他甚至还主动说都给你,说当以后两个妹妹的嫁妆,不过我还是告诉他了,这里属于他的一份我们不会动的,至于他长大了要怎么处理是他的事情,还有他妹妹的嫁妆,有他爸爸还轮不上他来准备。”
    姜穗宁认真的点头,想到了早晨和季子书的话,“季辰岩我要和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情?”
    “就是我让子书给我们宝宝取小名,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季辰岩把人拉过来,轻声说:“穗穗,我怎么会怪你,我才该担心你委屈呢?平白就挂上了后妈的名声,虽然我和冯佳没任何事情,但对外你永远都是我的续弦,这份委屈是我怎么都无法弥补你的。”
    随着间门谍被抓,大哥的事情已经逐渐清晰,而当初临时接下来的任务,这辈子都是他的责任了。
    这份责任他无法脱手,但对姜穗宁真的不公平。
    “没关系的。”姜穗宁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这些虚名她一向不看重的。
    况且大家都对她这么好,子书也好,这就够了。
    生活又不是过给别人看,他们这样的家庭,本就不是供人娱乐的存在,只要一家人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穗穗。”真的谢谢你,无限包容这一切委屈。
    季辰岩剩下的话最终全部咽回去了,只把她按回被子里说:“睡会儿觉,你看你眼眶下都有些发青了。”
    “你不睡吗?”姜穗宁看着他没有要躺下的意思。
    “我看着你睡。”
    姜穗宁知道季辰岩基本没有午休过,倒是也没缠着他,而是抱着那份矿山资料小声的问:“我可以抱着睡吗?”
    不抱着她不安稳。
    季辰岩知道她是性子,点点头说:“好,喜欢就抱着吧。”
    姜穗宁乐滋滋的抱着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他彻底睡熟了之后季辰岩才轻轻的把文件抽出来,怕她醒了看不到又给她压回枕头下面,故意露出了一个小角。
    看着她睡着了嘴角都挂着满足的笑,轻笑一声帮她盖好被子下楼了。
    楼下严佩兰和孙会云已经从季辰岩和姜穗宁的话题过度到了肚子里两个孙子孙女身上了。
    “会云,我听辰岩说你还在上班?”严佩兰剥了一个橘子分成一瓣一瓣递给孙会云。
    “对,就在南城供销社,还有两年退休。”
    “倒是也快了。”
    孙会云点头,“是啊,干了一辈子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严佩兰笑道:“是该好好休息,会云退休后要来陪着宁宁吗?”
    孙会云浅笑,知道严佩兰是想来看顾两个孩子,这是在问她的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