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库 > 科幻小说 > 我死后世子火葬场了 > 第40章 她救了别人
    “我知道太晚了,可是柳儿,至少你我现在还活着,至少你现在还没有成亲,不是吗?”
    “若我再也遇不到你便罢,上天既然让我们再度重逢,也许就是想给我们最后一次机会呢?”
    陆行云含着泪,眼里蕴满了恳求。
    姜知柳笑了笑,眸中蕴起一丝凉薄,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以整暇道:“陆行云,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廉价,任你挥之则来,挥之即去的吗?”
    “不,不是!”陆行云急忙解释。
    姜知柳伸手堵住他的唇,笑意清浅的似山间门的清风晨雾。
    “正所谓情出无悔,我不后悔我曾付出的感情,可是如果非得用我的命来换取你的爱,我告诉你这样感情,我不要。”
    她的语声平稳清和,却带着决然的意味,说罢转身往外走。陆行云眼眶骤红,一把从后面搂住她的腰。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早在那件事之前,我就喜欢,不,是爱上你了,我只是后知后觉,没意识到你对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男子的声音焦急而沙哑,落入姜知柳耳畔,却似雨打芭蕉没个响动。
    她蹙眉,眼里的厌弃毫不掩饰:“陆行云,这有区别吗?而且我说的够明白了吧,你到底还要不要脸?”
    陆行云却搂的更紧了:“没有你,要脸面做什么。”
    “你!”
    姜知柳几乎气笑了,拽了拽他的胳膊:“松手!”
    陆行云摇头,拼命地箍住她的腰肢。
    叹了口气,她彻底没了耐性,不管不顾往外走,登时将陆行云拽到地上。
    “嘶!”
    男子倒抽了口凉气,手也顺势脱开,却依旧死死拽着她的裙裾。
    “柳儿,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他仰头看着她,猩红的眼眸满是悔恨与哀求。
    望着地上的男子,姜知柳黛眉微蹙,冷冷俯视着他:“陆行云,你好歹也是个男人,不要让我瞧不起你!”
    “瞧不起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回来,我便是死了也甘愿。”
    “我要你的命作甚么,起开!”
    姜知柳拳头一紧,眸中浮起深深的厌烦,抬脚将他踢开。
    旁边,烨烨看着这幅情形,眼里露出深深的不解,伸手想去扶陆行云,又垂头停住了。
    他的变化,自然逃不过姜知柳的眼睛,她慨然一叹,抱起烨烨往外走,脸上笼着一丝愠色。
    陆行云趴在那里,猩红的眼眸漫起无尽的哀恸与绝望,豆大的泪顺着脸颊潸然滑落,他死死地攥着拳头,手背上的血管凸起的清晰可见。
    陆行云啊陆行云,你真是自作自受,罪无可恕!
    外边,姜知柳领着烨烨回了屋里,他小心地觑了觑她的脸色,拿起茶杯递到她面前,奶声奶气地说:“娘,别生气,好不好?”
    望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姜知柳眸光顿软,接过茶杯抿了两口,眼底漫起酸涩的感觉。
    见她眼眶湿润,烨烨忙抓着她袖子,乖巧道:“娘,你别难过,烨烨会永远陪着你的。”
    听他这样说,姜知柳眼眸陡红,一把搂住他,将下巴抵在他头上。
    “傻烨儿,娘只是觉得对不起你。”
    以前他虽然也问过父亲的事,但他从来没为此哭过,直到现在她才知道他是多么渴望父子亲情。
    烨烨摇摇头:“娘对我这么好,怎么会对不起我呢?”
    姜知柳鼻尖一酸,泪水在眼里打滚,她深吸了口气,掰正烨烨的身子,望着他的眼睛郑重道:“烨儿,其实你爹爹没有死,这次为你坠崖的陆叔叔,他就是你的父亲。”
    她咬了咬唇,用尽全力才将这句话说出来。
    眸光一颤,烨烨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陆叔叔就是我爹?”
    “对,我和他原本是一对夫妻,可是我们之间门发生了太多事情,所以娘没办法在陆家待下去,只好偷偷带着你走了。是我骗了你,害你这几年都没有爹爹,你会不会怪我?”
    烨烨连连摇头,眸中露出坚毅之色:“娘既然带烨儿走,那一定是爹爹对不起你,既然、既然他对你不好,烨儿宁愿不要这个爹爹。”
    见他如此,姜知柳眼眶一热,喉咙开始哽咽:“傻孩子,你真是我傻孩子!这都是大人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的,你若是想认他,娘不会怪你的。”
    烨烨低眉想了想,复又抬起头,轻轻搂住她的肩膀,声音又轻又软:“在这个世上,我有娘一个人就够了,娘在哪里,烨儿就在那里。”
    “烨儿”
    滚烫的泪冲破眼眶,姜知柳将脸贴在他脸上,心里柔得像是化开的春水,潮湿而温暖。
    因了这个缘故,烨烨对陆行云态度也变得复杂起来。下午再去探望他的时候,他只站在姜知柳身后没有上前。
    “烨儿,过来。”陆行云朝他招招手。
    烨烨抿了抿唇,朝姜知柳看去,见她点头示意,这才走到近前,却不如早上那般亲近。
    “午饭用了吗?”陆行云下意识摸他的头,他却避开了。
    抬起的手一僵,陆行云不自然地笑了笑,将手放下了。
    书庭蹙眉道:“小公子,我家侯爷救了你,你怎么能”
    “无妨。”陆行云摆摆手,让他将旁边的果子递给烨烨,烨烨却摇摇头,没有接。
    陆行云叹了叹,猜到烨烨是因为姜知柳的缘故。
    烨烨抿着唇,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跪在地上,朝他磕了三个头:“我娘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叔叔救了我,我无以为报,只能给你磕几个头,祝你早日康复,长命百岁。”
    小小的人儿拱手拳头,稚声稚气,神情跟个小大人似的,十分郑重。
    陆行云一愣,连忙伸手扶他,却牵动了伤口,疼的眉头骤成团。烨烨一惊,本能地去扶他。
    见他目露关切,陆行云欣慰地笑了笑,下意识去拍他的手,烨烨却突然撒手,朝后退了两步。
    “叔叔的恩情,烨儿会一直记在心里,他日必定报答,只是”他朝姜知柳看了看,拳头一攥,鼓起勇气道:“请叔叔放过我娘,不要再纠缠她了,每次叔叔出现,她都很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