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库 > 未分类 > 她冷漠又撩人 > 第42节
      这么想着,她就换了件比较严实的棉布睡裙,走下楼来厨房搜寻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能当夜宵的东西。
      端咖啡或是茶水的话,这么晚了。难免会影响睡眠,其他饮料又都没有了,看了眼冷藏室的鸡蛋,她就伸手拿了一颗出来。
      先拿水壶把水烧开,她又倒了些沸水把碗预热了一下,这才打进去一个鸡蛋,搅散了迅速冲入开水,放进去些红糖调味,做了一杯甜的鸡蛋水。
      这东西她以前常喝,甜甜的很暖胃,也不知道苏行止喜不喜欢,她就打算先拿上去试一下,不行的话就自己喝掉算了。
      找了个托盘把这碗鸡蛋水端好,她才小心翼翼的重新上楼,来到苏行止的房门外头,伸手敲了敲。
      没过多久,门就从里面打开了,苏行止身上随意的披了件浴袍,头发都还湿润着,看样子也是刚刚洗完澡。
      这房子就住着他们两个,能来敲门的也只有她,所以男人并不惊讶,倚着门边淡淡的望过来,在那鸡蛋水上停留了几秒,挑挑眉:“给我喝的?”
      高大的身子往旁边让了一下,就是让她进来的意思了。
      岑肆原本想着,就在房门外陪他说上几句话,把鸡蛋水给他就行,这会儿却也没办法拒绝,只好就走了进去。
      这房间她还是第一次来,总体布置的和她那边差不多,床品的颜色却是深蓝色的,风格显得更硬朗了些。
      把鸡蛋水在床头柜上放下,岑肆才转头对他说道:“我做了甜的鸡蛋水,你喜欢喝吗?要不要尝一下。”
      “好。”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男人的长腿随意的向前伸展着,大手捏着那杯子的把手拿起来,轻轻喝了一口,表情没什么变化,然后一仰头,全都喝掉了。
      “诶,烫!”岑肆吓了一跳,一看他表情就知道这人并不爱喝这个,才索性全灌进去了。
      不爱喝就明说啊,何苦这么折磨自己啊。
      “你做的,就必须要喝。”伸手拿了张面巾纸,慢条斯理的擦了下手,男人的脸上微微带着笑意,就那么盯着她看。
      今天的睡裙不短啊…
      岑肆被他的目光盯的有些疑惑,还特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确认之后才放心下来。
      原以为他心情不是很好,但看这人现在的样子,却和往常没什么不同,这样就挺好,他的心思素质应该是比她强吧,至少没有受到往事的影响。
      过去拿上杯子,她就准备出去了,结果不经意间碰到苏行止的手指,温度却有些低。
      “你是不是不舒服?”她就停下动作,抬手按在他的额头上,没感觉出什么来,索性又凑近一些,用自己的额头贴上他的。
      温度除了有些低之外,没什么异常,应该是没有发烧。
      小的时候,岑肆生病,妈妈就常常用这种方式测试温度,手跟前又没有温度计,所以她下意识就也就这么做了。
      可马上又觉得不对劲,两人的距离也太近了吧?看起来就跟她在占人家便宜似的。
      男人深邃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她,并没有向后避让的意思,眼里的深意让她顿时红了脸。手忙脚乱向后退去的时候,腰上却箍了只大手。
      只轻轻一带,苏行止就把她拉入了怀中,低头用手指轻轻抚了一下女人白皙的面庞,他的声音有些低:“告诉我,你过来干什么来了?”
      伸手退避了一下,结果当然没有成功,岑肆有些懵的坐在那里,整个人都被他圈住了,动都动不了一下,有些被动。
      她就只好如实说道:“我怕你心情不好,想来陪陪你。”
      “好啊,那你打算怎么陪?”他便继续追问。
      “我给你讲故事?唱歌?讲笑话?”岑肆也是急了,索性乱讲一通。
      红到快要烧掉的耳朵却被人轻轻碰了一下,男人的声音离带着笑意:“这些不行,太幼稚了。”
      “那,那你想怎么样?”岑肆都有有点儿结巴了。
      “不如来些,成年人应该做的事情,怎么样?”他想了一会儿,果然提议道,语气十分自然。
      第34章 034
      什么事儿成年人能干,但是小孩儿不能干?种类其实很多,但这会儿两个人的距离与姿势,却让岑肆不得不想歪。
      怎么送个鸡蛋水,把她自己也一块儿送过来了?
      男人的掌心温热,铁箍似的箍着她的腰,力气用的还挺大,不得已她又自己往前挪了挪,这下便更加贴近。
      两个人都是刚洗过澡,自然也不可能穿多严实,更何况苏行止的这件浴袍还没怎么系紧,前襟松松的敞着,岑肆窝在他的怀里,一抬头就可以看见那紧实的腹肌。
      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
      她的脑袋不自觉就低了下去,侧脸都是红的:“那你说怎么办?”
      很少看见她这么乖的样子,又是这样半红着张脸,苏行止低头看过去的时候,眸色就变得更深了些。
      他一向是知道她的性格的,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冷静的样子,其实内里又柔软到不行,一点儿都不禁撩,但就是这种反差的样子,才更显得可爱。
      实在是太鲜活的一个人,她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是独特而真实的,发自内心而表达出来,没有半分的作假。
      “你说呢?”他偏不明说,只诱导着她继续讲下去。
      岑肆没吱声,心里乱七八糟的,有些懊恼自己的反应,觉得实在太窝囊了些,怎么就被这人吃的死死的?
      明明应该女王一些的,起码也要托着男人的下巴,反着调戏回去才是…
      但这种时刻跟之前的每一件事情又是不同的,不是她提前脑补做好准备就可以,身体反应出来的全是内心真实的想法,半点儿做不来假。
      这么想着,她便又想叹气,总感觉自己这之前的形象全部都毁了,明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你岑姐来着,这会儿却变成了个含羞带怯的小女人。
      “你如果再不回答的话,那我就要惩罚了。”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她脑顶响起。
      还没等岑肆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人的双腿却忽然往下沉去,把两条长腿给伸直了。
      腰让人抓着,想下去又下不了,她吓了一跳,就跟坐了滑梯似的,身子一个劲儿往下坠,也只好把垂在下头的两条胳膊收上来,紧紧的挽着男人的脖子。